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

人人都有一颗朝圣的心,西藏未名之旅 致敬《冈

时间:2019-01-11 18:41 点击:

  6月末的北京进入了雷雨季,氛围里随处氤氲着湿润的气息。好莱坞大片的狂轰乱炸渐入尾声,在这个档期里,有一部国产佳作尤为显眼,它清新自然,神圣庄重。这部作品即是第六代导演张杨执导的西藏题材影片——《冈仁波齐》。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  作为冈底斯山的主峰,冈仁波齐在藏语中被誉为“神灵之山”,与梅里雪山、阿尼玛卿山脉、青海玉树的尕朵觉沃并称藏传释教四大神山。几个世纪以来,它一直是朝圣者和探险家心中的神往圣地。

  海拔2000-6656米,全程2500多公里,11个素人演员,在2013至2014年11月的交代里,《冈仁波齐》揭示了穿越存亡的高原四季。朝圣,在离开富贵都会的西藏,用踏实的步骤,数万个长头,在初生的喜悦与庄重的逝去之间锻铸虔诚的魂灵。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  影片于2017年6月20日在中海内陆开画,由于新片上映大热,又逢上海影戏节期间,张杨导演日夜奔忙于多种勾当之间。克日,我们与他举办了对话。与往日对比非凡的是,此次专访是在张杨导演搭车前往高铁站的路途中举办的。尽量疲劳万分,他仍然兴致勃勃、侃侃相谈。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导演张杨

  25年的西藏朝圣情结,变成神圣之作《冈仁波齐》

  “十年前就想着这件事,主要是老去西藏,也很喜欢它”,谈及《冈仁波齐》的创作契机,张杨坦言,“已往就想,迟早有一天会在哪里拍戏。”

  早在1991年,酷爱地理的张杨,大学还没结业,590001基金,便在实习期怀揣着3000元和一台walkman,一小我私家把甘肃、青海、西藏、新疆走了一圈。当时的他和所有经常苍茫的青年一样,勤于思考本身真正想要的糊口方法,并在一次次观光中,什么是存款准备金,逐渐视野清晰。提及他对西藏的喜爱,他暗示,首先,地貌是很重要的一部门,“开阔的土地,跟都市感受差异,野性、自由的处所我都喜欢。”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  2014年是藏历马年,也是冈仁波齐的本命年,张杨选择在这一年里,完成他对影戏的朝圣。“我想用苦行僧的方法,花一年时间随着一组真实朝圣的步队拍摄”,张杨说到做到,“像第一次拍影戏一样,用单纯的眼光发明,用哪怕鸠拙的要领找寻”,说到此处,他还不忘谦虚道,“没有完美的影戏,但在艺术上为本身设定一座冈仁波齐,刚强地寻找本身心中的影戏神山,便已足够幸福。”

  张杨导演将《冈仁波齐》定位为一部用记载片手法拍摄的剧情片,他谈道,对比于之前的作品,此次最大的差异在拍摄手法。“《冈仁波齐》没有程式化脚本的观念”,除了主题立意和演员阵容,该片不是一部可以“预设”的影片。在演员的选择上,“掌舵人”、孕妇、老人、少年、小女孩、屠夫……险些涵盖了朝圣途中各个年数层面与范例。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导演和演员

  谈及全体素人演员组合的源头,他从偶尔间在路边看到的藏族女孩斯朗卓嘎开始说起,“其时,她们拖着柴,形象很是好,剧组便给她们拍了照片”,再次翻看留下的影像后,张杨抉择请这两位女人出演本身新的作品。剧组沿着乡村打探,来到了她们地址的普拉村镇。“我说请他们来拍影戏,他们并不懂是怎么回事,但说磕长头朝圣,他们都大白,认为这是好工作,也是一种愿望”。

  相识到斯朗卓嘎很早便嫁到隔邻邻人尼玛扎堆家,剧组便造访了尼玛扎堆,据他所言,其父刚归天没多久,却未完成生前朝圣的心愿。听闻朝圣的动静,尼玛扎堆想带本身的叔叔杨培一同出发,以完成父亲心愿。而在斯朗卓嘎的外家,她的姐姐次仁曲珍已有身半年阁下,“孩子将在马年出生,与冈仁波齐一样属马”,谈及此处,张杨说道,去朝圣的路上不乏“准妈妈”,在内地都是很正常的。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  朝圣的步队愈发复杂,随之而来的即是演员调治的问题,张杨诚实道,“其实最重要的在于选择”,在他看来,即便学过几年演出,在镜头前也有大概不自然,“主要看他在镜头前是否告急”。剧组在村中居住了两个月阁下,将呆板架在村民日常糊口情况中,“让他们适应的同时,我要通过调查来发明,哪些人是符合的,那些人是不适合的。”

  而关于演员糊口化的演出,张扬说道,“他们不像看影视剧太多的人,脑中有一些牢靠的模式,条件反射地想起别人怎么演戏。他们没看过所以没有观念”,让演员在镜头前糊口,是《冈仁波齐》真实、自然的法门。

  在视听语言气势气魄的转变上,张扬暗示,“因为此次根基是记载片的创作要领,与之前讲故事差异的是,这一次更多是在泛起糊口质感。长镜头会多一些,相对客观的立场去处理惩罚。”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  另外,大量的剪辑素材与逐日步履不断的行程,也使剧组回收了“边拍边剪”的方法。“你不知道后头会产生什么,因为工作要凭据时间所在一步步向前走”,张杨认为,每到一个处所,便有新的大概性。“甚至我们其时在想,是不是影戏从拉萨走出来后便可以竣事了。虽然,也有大概出了拉萨又上路了。这也是一种处理惩罚”,一边调查一边做抉择,使《冈仁波齐》的创作机动自由。

  用本身喜欢的方法过一生——“体验派”导演的“任性”路程

  1991年,张杨从拉萨回北京时,身上只剩下几块钱。买了拉萨道格尔木的远程车票后,拉萨八廓街的房主老太给了他和同行同伴一盒月饼。在直奔西宁的火车上,他们找到了列车长,“其时跟列车长说我们俩是大学生,真的没钱了,回不去了,人家就布置我们在餐车上坐”,而他也与同伴吃着仅有的一盒月饼回到了北京,“出北京站时,我俩身上只有几毛钱了”。提到其时,张杨还情不自禁地乐着回味。雷同这样“神奇”的经验,对这位保留本领极强的“野生派”导演来说过分寻常。“到此刻仍影象犹新”,他坦言,过往很多观光影象给了他创作灵感上的刺激。

  1992年结业后,张杨便奔赴与藏区及云南许多荒僻的处所。1991年至1998年期间,他一路搭乘远程汽车和运输卡车,跑了许多次西藏。1998年,他的《恋爱麻辣烫》初上,这幅恋爱画卷得到了中国影戏金鸡奖最佳童贞作奖。之后,他凭借1999年的《洗澡》,拿下了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最佳导演银贝壳奖,浓烈的北京特色温情满满。2001年的《昨天》与2005年的《向日葵》,也为他带来各种荣誉。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  直至2006年,张杨抉择把西藏作家扎西达娃的小说《皮绳上的魂》改编成影戏,便开启了“边体验糊口,边改编脚本”的模式。作为一个“体验派”导演,谈及融入一个情况,他坦言,本身不太会去总结理论,更多的是深入糊口。

  2013年在西藏,张杨开始了《皮绳上的魂》和《冈仁波齐》两部影片的套拍。据他透露,总共耗费一年的时间,本钱节制在三千万阁下。“先拍《冈仁波齐》,六七个月后,会合三个月拍摄《皮绳上的魂》,再回到《冈仁波齐》”,由于《冈仁波齐》的“跨四季”属性,剧组这样布置时间。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  “《冈仁波齐》从西藏最东边的芒康走到了最西边的神山冈仁波齐,根基贯串了西藏”,追念起来,他略显疲劳的脸上还讳饰不住彼时的欢快,对他来说,一边观光,一边拍本身喜欢的对象,年青时的空想已实现。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  回首往昔,他说,“已往因为穷,外出都住最自制的房间,乘车假如没有票,就搭顺风车”。这样一位“野生派”导演,得益于在途中的所见所闻所侃,在融入情况方面,拥有本身奇特的“保留技术”,同时,也发明白不少“寻常路”所无法抵达的新鲜体验。

  在路上,对未知糊口状态的追寻

  早前,张杨影戏里的都会味道侧重,但实际上,他在构其他思脚本时,一直在想去西藏拍摄的大概性。其时受限于器材粗笨,而且难以缩减剧组人员局限,随之而来的本钱、预算,都受限于现实因素。“数字化后,投资与要求之间便宽裕很多”。

  除了藏区,张杨也从好久前便偏幸云南地域。此刻的他长住大理,“以前根基每年在大理呆两三个月,2002年后时间便较量长”。糊口节拍与糊口方法的差异会引发创作的大概性,少数民族的异域文化总能带给他惊喜。对付张杨来说,在路上,即是一种对未知状态的找寻。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华夏银行积分查询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  好比在拍摄《冈仁波齐》时,剧组住在野外,本身扎帐篷,用餐车做饭,“整个拍摄的方法有点像大篷车队,一路走一路拍,糊口富厚,对我来说是很有意思的。”冲破常态,享受事情的同时,探寻糊口多种多样的大概性。

  地处通脉天险时,张杨和他的剧组碰着过一次塌方。“堵车的间隙,我们把呆板拿已往,把我们的拖拉机开已往,刚开已往,路就塌方了。”于是,张杨剧组踏踏实实地拍了几个小时,直至推土机重开出一条新路。“像这样的危险,一路上有太多了”,他轻轻颔首笑道。

导演张杨:不恋尘世万丈,情归《冈仁波齐》

  对无限未知的探寻,在于敢冲破固有的传统世界,这是张杨不绝追寻的“在路上”,这也是观光的意义。
      日前,《冈仁波齐》已得到2015年中国影戏导演年度评委会出格表扬奖,导演协会对这部影片的评价为:“大道至简,大象无形;厚积于心,薄发于镜。”《好莱坞报道》与《芝加哥论坛报》也给以了高度评价。

  这部以宗教信仰为特色的影片,不只可以叫醒都市人对洗涤心田的盼愿,也会给人带来僵持的气力。如同朴树将所演唱的片尾曲《The fear in my heart》改名为《No fear in my heart》,一念纯净,生命洒脱。

小狗羊网提供热门时评,影视评论,头条新闻,娱乐新闻,财经新闻,科技新闻,国内外资讯,体育军事新闻的网站

copyright 2013-2023 ALL resever www.xiaogouyang.com